EMT网络调控

癌症是当今社会威胁人类生命健康的重大疾病之一。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持续走高,而导致癌症死亡率居高不下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癌细胞的浸润和转移。其中上皮间质转化(epithelial-mesenchymal transition, EMT)是癌症转移起始阶段最关键的进程,现在,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肿瘤细胞可塑性(cellular plasticity)受到此转换调控。 EMT过程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分子过程,主要的特征有细胞黏附分子(如E-钙黏蛋白)表达的减少、细胞角蛋白细胞骨架转化为波形蛋白(Vimentin)为主的细胞骨架,上皮细胞通过EMT过程失去已分化细胞的特性,比如细胞间的粘附(cell–cell adhesion)现象、细胞极性(polarity)现象、细胞缺乏运动能力等等这些表型,获得间质细胞的特征,比如细胞具备移动能力(motility)、侵袭能力(invasiveness)、抗凋亡(resistance to apoptosis)能力和降解细胞外基质的能力等。在多种临床肿瘤中均发现,EMT过程与患者预后不良有关,大概是因为EMT转换可以让原发瘤细胞具有更大的侵袭能力(aggressive trait)。

参与调控EMT过程的信号通路网络简介

有多种细胞外信号能够激活EMT转换过程,胞内的EMT下游信号通路与参与该过程的转录因子共同组成了一个复杂又意义重大的信号网络,该信号网络包含有多个正反馈回路。这个复杂的相互作用网络确保了细胞在EMT转换后所获得的间质细胞表型能够稳定的表达。

参与EMT过程的信号通路

(1)TGFβ通路

TGFβ通路能够通过多个不同的信号机制诱发EMT转换过程,例如通过直接磷酸化SMAD转录因子配体活化受体(ligand-activated receptors of SMAD transcription factor)的途径,以及通过某些能够调控细胞极性和细胞间紧密连接形成过程的胞质蛋白来触发EMT转换过程。

(2)Wnt通路

Wnt信号通路能通过抑制糖原合成酶激酶3β(GSK3β)介导的磷酸化作用以及抑制胞质中的β连环蛋白(β-catenin)降解等作用来诱发EMT转换。

Notch信号通路也能诱发EMT过程,它主要是通过激活NF-κB信号通路或者调控TGFβ信号通路的活性来发挥作用。

(3)缺氧作用

缺氧(Hypoxia)也是一种能够诱发EMT过程的生理机制,它也是通过多种机制,比如上调缺氧诱导因子1α(HIF1α)、肝细胞生长因子(HGF)、SNAI1以及TWIST1等蛋白的表达,激活Notch或NF-κB信号通路,以及诱导DNA低甲基化等作用机制来诱发EMT过程。

EMT抗体精选

Catalog Name Applications Cross-Reactivity Type